就...点开看两眼呗...
咸菜,诸位可以叫我二咸,Caitlin...也OK🤣
不着调,极其不靠谱并且神经病
接受指点,不接受指指点点。
不是正常人能想象到的懒🙃
笔力不够,但进一寸有一寸的欣喜
在欧美圈一堆乱七八糟的CP里瞎晃悠,但真正写的可能只有Spideypool了...
一只jio在巍澜/舟渡大坑...
英伦/另类/独立摇滚
新古典/后摇
盯鞋(Shoegazing
常年混迹于Billboard吧,本质欧美粉儿?

【Spideypool】Vanish [哨向AU

Wade Wilson,Peter Parker的哨兵,他的合法丈夫,绝对适配,他的灵魂伴侣,失踪了。

他是一个清晨消失的,一个初冬的清晨,纽约的街道上空飘洒着细细密密的雨夹雪,冷锋天气的突降换得了匆匆行人的大衣。

Peter是起床之后清醒了好一会才发现他出门的,起先他咬着牙刷,从洗手间里出来想问问Wade把他的车钥匙丢在哪里了,听见了玄关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,于是慢慢地走下楼梯。

“Wade.”他喊了一声,然后是“砰”的一声,“砰”的一声关门的声音。

Peter确认Wade听见他了,因为他很轻易地就感受到链接那头僵硬了一下,然后令人气愤的并且略微担忧的是,他们之间的感应消失了。Peter愣了一会走出了门,路上已有一层薄薄的冰,还有Wade刚刚留下的脚印,在他出走五分钟之后被积雪淡淡的覆盖。真冷啊,Peter只穿着他单薄的晨衣,他冷得发抖,但是并不想回屋。冰粒打在脸上,满是冰雪的味道,呼出的鼻息在空中停留两秒,然后迅速蒸发。他想起Wade的信息素也是大概这样的感觉,带着北冰洋南下冷水流的冰凉和西伯利亚高原上的刺骨寒风。Peter曾经站在Wade的精神世界里,也是这样的令人颤粟的寒冷,但是凛冽而温柔。

事实证明如果Wade想躲过他周围的人不过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,就像你做一次吞咽那样简单。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消息,塔里没有,神盾没有。Peter没什么别的感觉,他只是有点儿气愤,他在恼火Wade怎么敢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——在他们一起干掉了蜥蜴博士,在他们帮太平洋找回了安宁,在他们一起经历过这么多之后。

Peter试着去找他,可是还没有发现一条线索他脖颈右边的标记就仿佛烫了一下。很好,这是那个该死的雇佣兵在警告他不要这样做,Peter攥紧了拳头。Wade单方面的断开了他们精神世界上的共通,Peter无法感知他的状态,他的心情和想法。但Wade却又能从世界上的不知道什么角落窥探Peter,在他深夜失眠时从遥远的距离释放一个安抚的信号。也许自己的哨兵也没那么混蛋,Peter仿佛又回到了之前,他迷迷糊糊卧在Wade身边的那些夜晚,来自雇佣兵的信息素缠绕着他,带着那些浓稠的家的眷恋。如今的深夜没再有Wade含混不清的西班牙语民谣,而他在某一个凌晨睁开眼,翻了个身,脸贴在Wade的枕头上,呼吸过两次又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上面沾满了哨兵的气味,带着雪松的清透和茶籽薄荷的凉薄。回来吧,求你了,Peter这样想着,抽了抽鼻子,没意识到自己闷闷地哭出了声。

Peter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,不太友好的见面。彼时Wade把他揍趴下在地上,想一枪射穿他的脑袋。然后塔里出了报告,他们莫名其妙的成了绝对适配。再然后他们莫名其妙地有了感情。命中注定这种事情大概就是...挺疯狂的对吧。

直到Wade失踪之后,Peter才真正开始意识到他们已经互相渗透了彼此的生活。Peter会在口袋里摸到Wade去超市买鸡蛋的发票,他看着那张揉搓的破破烂烂的纸想起来Wade总是在星期六的早上给他摊煎饼;Peter会在号角日报社楼下的星巴克买咖啡时想起来Wade喜欢黑咖啡,偶尔加一颗方糖,不喜欢加奶的习惯;Peter会在地铁里玩手机的时候突然想到Wade有一次给他讲的笑话,然后悄悄的笑出声来。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些,但现在他无时无刻不在想他失踪的丈夫。

如果他还知道回来的话,Peter想,那一定要先给他的膝盖来上一脚。

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,Peter经历了对于Wade出走的恼火与哀伤,依然每天担忧他的哨兵的精神状况,习惯在夜巡时回头又发现Wade其实不在,孤独的站在人群中,在灯火通明的时代广场中央徘徊。

大概过了一年多,又是一个清晨,一个初冬的清晨,纽约的街道上空再次飘雪,Peter刚刚接好水准备按开关把它烧开,心脏忽然异样的刺痛一下,脖颈右侧的标记没来由的微微跳动,然后他听见了门口有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。

转两圈半,再用劲儿推一下门,咔哒。

是了,不会有错。

Peter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踉跄到门口,仿佛再一次疾奔在呼啸的雪原,看见他失踪已久的丈夫站在了那里。Wade的衬衣满是灰尘,腰侧被划破,粘着斑斑点点不知是谁的血迹。他的上嘴唇肿的老高,眼眶处一块淤青,手里还拿着一支湿润的玫瑰。

“我路过花店就拽了一支下来。”他咧了咧嘴想笑一下,却牵动了脸上的淤青,痛呼一声只好作罢。

混蛋,Peter翻了个白眼,他冲过去,怀揣巨大的喜悦给了Wade一个结实的拥抱,都忘了要踹他膝盖了。


-我老喜欢哨兵向导这个设定了,绝对适配多好,先写写试试,里面会有一些交代不明白的事,比如太平洋云云,因为这是个走正剧风的新脑洞,但我还没来得及写(我知道还有个坑没填)...话说你们喜欢毁容贱(我觉得这个带感)还是未毁容(但是这个和剧情比较搭)🤨

评论(13)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