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...点开看两眼呗...
咸菜,诸位可以叫我二咸,Caitlin...也OK🤣
不着调,极其不靠谱并且神经病
接受指点,不接受指指点点。
不是正常人能想象到的懒🙃
笔力不够,但进一寸有一寸的欣喜
在欧美圈一堆乱七八糟的CP里瞎晃悠,但真正写的可能只有Spideypool了...
一只jio在巍澜/舟渡大坑...
英伦/另类/独立摇滚
新古典/后摇
盯鞋(Shoegazing
常年混迹于Billboard吧,本质欧美粉儿?

【Spideypool】One Night In Heathrow/希思罗一夜 [下

-上篇忘了说,配对其实是RR贱X加菲虫,没有为什么,我就是觉得加菲和这个故事超配,不过可以随意带入啦
-昨天有人吐槽我的行间距,于是加了空格
-建议BGM:Wipe Your Eyes
-喜欢请点小心心和小蓝手啦,求评论嘿嘿

“那里上个月才开张”,Peter停下了脚步,“所以,Wilson先生”,他的语气开始变得生硬,“你是找人跟踪我还是变态到从大洋彼岸的牛津飞回美国亲自来?”

周遭的空气诡异的停滞了。“有一件事没告诉过你“,Wade不知道怎么回头面对Peter,良久他叹了口气,“我没去牛津,我把博士生报在了哈佛。”

五年来他们的距离,其实就是剑桥市到波士顿的距离,就是红线地铁坐两站的距离,就是一条查尔斯河的距离。

“有时候周末我会回MIT旁边,只是在周围闲逛而已。有时候能看见你和Gwen或者Steve他们。用Natasha的俄罗斯血统发誓,我没有跟踪你。我只是...忍不住想见你...放不下吧我猜...”

Wade说不下去了,他悲哀的发现他又一次伤到了Peter。

两个人在候机大厅的长凳上坐下,没有再说一句话。从这里能看到窗外的夜空,机场的空气比伦敦市区的清新很多同时温度也低很多,冷空气钻进Wade的领口,让他轻轻地哆嗦了一下。

“我很抱歉Peter,真的很抱歉。”Wade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你在为什么而感到抱歉呢?”Peter抬头反问他,眼圈周围有点儿红。“没什么好对不起的,你又没欠我什么。”

“我在为伤害你的每一件事情感到难过,那个冬夜,那大概是我一辈子最后悔的事情...”

“别提那件事,求你。”Peter的声音有些颤抖。“把这些事情都忘了吧,今天晚上的,五年前那个晚上的,我们能不能就当这些没有发生过。你还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们之间没有过任何争吵和不快。”

“这能解决问题吗?”Wade低声问他,也许希思罗这一夜,就是彻底的结束

“我不知道,但起码不会更糟。“Peter是这样回答的。

他们沉默了很久。Wade悄悄地偏头,看见Peter闭上了眼,胸腔安静地起伏。他慢慢地伸手搂过Peter,让他能够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的舒服一点。那个粟色的脑袋马上要靠进他的颈侧了,“我还醒着呢。”Peter突然小声嘟囔了一下。Wade做贼心虚地摇了摇头辩解他只是为了让Peter第二天早晨不背疼。可是他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Peter回话,耳边只剩下均匀的呼吸声。Wade低头,目光勾勒出一个棕色的发旋,还有Peter森森的睫荫。航站楼外传来班机起飞的轰鸣,在望不透的黑夜。

次日东方既白时Peter就醒了,他把身子从Wade的臂弯里扶正,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。地上放着Peter的行李箱,“他们登记的时候搞错了你箱子的编号。”Wade把头冲箱子的方向点了点。

广播里适时地响起航班变更的通知,桑迪终于离开了宾夕法尼亚,他也终将要和Peter说再见,和他们的纠葛还有那些过去说再见,希思罗一夜,短暂地像是Wi-Fi满格状态下一条信息的发送。

Peter的托运和登机手续办得很快。七点三十八分,飞机会准时起飞。安检口开放的前几分钟他们谁都没说话,Wade偷偷地用余光看他,男孩儿抽抽鼻子,目光游离。过安检之前他们互相道别,没有握手,更没有拥抱。

“我走了”,Peter说,眼神意味深长,“需要帮忙的话,你知道去哪里找我。”

Wade轻轻点头,他们同时转身,向相反的方向离去,Wade想他还要去拿行李,还要去投诉维珍航空。他后悔没在那个雪夜抱住Peter,现在看来,也许放手真的是个好选择。

等等,后悔?他突然愣住了。

“Wade Wilson你这只愚蠢的土拨鼠”,他猛地停下脚步,心里出现一个指责的声音,“你为什么不追上他,难道你没有看见他眼里闪过的遗憾吗?”

“他说他放下了。”Wade内心飘忽不定。

“你这个傻帽难道你真的信吗?”

对啊,我为什么...Holy Shit!Wade后知后觉地骂了一声,无视周围人看神经病的的眼神转过身开始狂奔。他跑到口干舌燥,终于在人群中看见那个背着双肩包的背影,Peter刚过了安检。

“Peter Parker!”他大声的喊,语气里是从未有过的严肃,Peter转过身,脸上是克制的拘谨。

“你真的放下了吗?“他问,Peter没做声,并不拥挤的人群井然有序地从Wade前面Peter后面流过,而他们面对面站着,距离遥远的像是两极之间。

“我不知道你放下没有,但我没有。我想你想的发疯,你还有机会留给我吗?”Wade冷静的说完这些话,Peter张了张嘴,但是没发出什么声音。

Wade觉得再不做点什么连Natasha都要急的明年在Beaver Dash*上裸奔了。于是他大踏步地走上前一把揽过Peter的后脑勺,给了他一个有点儿粗暴的吻,字面意义上的。讲真他们的第一个吻感觉不太好——牙齿磕破了对方的嘴唇,腥气的铁锈味迅速在舌尖上蔓延开来,安检口铁栏杆尖锐的棱角硌得腹部生疼,可是谁都不愿意先松嘴。Peter在他亲过来的瞬间倏地睁大眼睛,他们像是在和彼此怄气,Peter甚至还咬了Wade一口,他先挣脱了这个吻,恼怒地问他“你到底什么毛病?”,而Wade只是笑着看他,伸手揉了揉Peter的头发,而后者的脸以奇迹般的速度红了起来,“Nat说的对,你是挺混蛋的。”

“你凭什么认为我还喜欢你?”Peter嘴硬。

“就凭你还带着我给你织的围巾”,Wade得意洋洋地说,“哪个审美正常的人会戴这么愚蠢的围巾?”

“我改主意了,谁放的下你谁脑残“,他笑的挺欠揍的,“去他的法兰克福,我要去办机票改签。”

*Beaver Dash:翻译成“海狸疾奔”,MIT一家学生慈善机构组织的慈善赛跑,时间每年10月初。网上可以找到线路图。

-文中的街道名称,MIT的各种活动,学术性的地理概念全部真实。嗯,坐飞机没有改签过,我也不知道起飞之前多久不能再改签,结尾随便写写好了😂

另外,有没有小可爱可以告诉我怎样防撸否的屏蔽🙃

评论(13)
热度(46)